《戰雲密報》(The Post)

踏入頒獎禮旺季,又是候選電影排隊上映的黃金檔期。今期分享的焦點之作是以三大名牌 – 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梅麗史翠普(Meryl Streep)及湯漢斯(Tom Hanks)掛帥的《戰雲密報》(The Post)。雖然這部講述1971年五角大樓文件案的電影在剛舉行的金球獎中全軍覆沒,但挾著美國國家影評學會(NBR)最佳電影與最佳男女主角大獎,以及美國電影學院(AFI)與時代雜誌《Time》年度十優電影的氣勢,《戰雲密報》仍然是今屆奧斯卡大熱。

跨越時限

既然是介紹一齣講述傳媒的電影,怎也得履行傳媒職責之一 — 推廣正字,以正視聽。香港上映的”The Post”譯作《戰雲密報》,明顯是要突出一份報章與政府角力此橋段。名字選得好又易記,但因玩諧音,所以請別忘記這四字詞的正確寫法應該是「戰雲密佈」,佈滿的佈,而非報告的報。

由正字轉回政治吧!《戰雲密報》描述的個案,是1971年《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披露《關於越南問題的美國決策過程史》這份從未公開的五角大樓文件案。當時,地位仍然偏向地區性質的《華盛頓郵報》,面對前所未有的壓力 — 一方面公司正計劃上市,投資者及律師團隊不斷向由梅麗史翠普飾演的出版人Katherine Graham施壓,擔心報道話題敏感的新聞會影響集資,另一方面時任尼克遜總統與美國政府不斷插手干預,不容新聞刊載,更要求法院頒發禁令。由湯漢斯飾演的執行總編輯Ben Bradlee,堅持公眾有知情權,認為傳媒工作者,定當捍衛新聞及言論自由,故在獲得出版人力挺下,放膽報道,不惜與政府抗衡,最終法院判《華盛頓郵報》勝訴,可見真理必勝,正義長存。

至少1971年的美國如是。

雖然《戰雲密報》的背景是70年代,儘管演員造型服裝復古老氣,又即使當年《郵報》每篇稿件要以打字機撰寫、人手速遞,再逐粒逐粒字粒排版印刷,今天看上去有點懷舊與現代網絡時代有點脫軌,但相隔40多年,電影世界帶出的訊息,卻異常地貼地到題,適用無比。看看今天事事與傳媒對著幹的特朗普總統,想想今日有多少傳媒在衡量廣告收益人脈關係與報格宗旨方面的取向,風骨變得何等矜貴,亦何等罕有。

最強陣容

這亦正是何解史匹堡要全速拍攝《戰雲密報》、誓要趕及2017年上演的原因。當然,趕參戰是一大主因,但趁當今媒體與政府關係劍拔弩張之時,推出一齣話題作,共鳴感自然大升。去年2月底,史匹堡籌備足足六年的電影《The Kidnapping of Edgardo Mortara》原已計劃開鏡,豈料突然叫停,就在此時,大導接獲一讀難忘的《戰雲密報》劇本,決定火速開拍,目標是要在年底上映。雖然時間緊迫,但史匹堡沒有打算倉促行事,因為是劇情片的關係,尤其是出版人與總編輯之間的張力最為重要,故堅持要以最強演員上陣。

於是3月初時,史匹堡邀請了老拍檔湯漢斯與從未合作過的梅麗史翠普會面,向他們講述了決定拍攝《戰雲密報》的原因。三人侃侃而談,談到了傳媒職責,論說特朗普現象。史普堡說了一句:「因為每個人也在害怕」,點出了當今政局與電影這間的微妙關係,兩大影帝影后即時點頭,答應接拍。

於是電影進行了12個星期前期準備,在去年5月底開拍,到了7月底已煞科,對荷里活來說絕對是效率之作。電影上畫後不但口碑不俗,成為奪獎大熱,同時成功借古喻今,更意外地讓人思考女性在職場上的角色。梅麗史翠普這位出版人,因丈夫辭世才被迫接手家族生意,於當時仍然是男性主導的傳媒、商業與財經市場,一直飽受歧視。雖然外人以為她無能,她自己亦往往一笑置之,但當要面對大是大非持守傳媒操守時,那份剛強活然而出,令人側目。離開法院時這位女出版人被年輕女性仰望包圍,與電影前段在交易所梅麗穿過眾多婦女才擠進滿室男性的一幕,相映成趣,發人深省。

網址
0
0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