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代人造人 《銀翼殺手2049》

1982、2019;2017、2049。四組特別的數字,締造分隔35年的經典。說的是科幻大師列尼史葛(Ridley Scott)在1982年執導的口碑之作《銀翼殺手》(Blade Runner),描述2019年的未來世界,前衛得來極具前瞻性,啟發隨後無數電影靈感與路線。 來到未來世界倒數前的兩年,即2017年的今天,《銀翼殺手》 終於推出續集,透視的正是2049年的更遠之未來,而男主角仍 然是人造人,分別是元祖級的夏里遜福(Harrison Ford) 與新一代的賴恩高斯寧(Ryan Grosling)。

 

1985首作與2017續集

列尼史葛的《銀翼殺手》當年一出,引起無數迴響,不但所預示的未來世界衝擊觀眾思想,描述真人類與人造人之間的衝突矛盾,以及影片所展示的美學,更大大震撼官感。電影所勾劃的未來概念更啟發無數後世創作人,包括另一經典《攻殼機動隊》。英國《衛報》在2004年找來60名科學家,邀請他們用專業角度評選史上十大最偉大科幻電影,結果《銀翼殺手》不負眾望,榮登榜首,奠定其經典之位。

《銀翼殺手》展望的是37年後的未來世界,從2017年的今天往前看,只餘兩年時間,人造人的國度似乎仍屬天馬行空,但仍無阻列尼史葛延續經典的決心。續集的時間線定於前作30年後,即2049年,故電影名稱索性叫做 《銀翼殺手2049》,繼續將視野放在37年後的世界。

第一集《銀翼殺手》改編自Philip Kindred Dick寫於1968年的科幻小說“Do Androids Dream of Electric Sheep?”(人造人會夢見電子羊嗎?),來到35年後才推出的第二集,結構仍以小說為基礎,而執筆編寫劇本的重責,繼續落在《銀翼殺手》原編劇漢普頓范查(Hampton Fancher)手上,確保風格一致,故事零反駁,粉絲看後滿意而回不會投訴。由於兩集之間的時間空隙長達30年,電影公司更特別找來列尼史葛的兒子執導特別版短片上載網絡,逐一解說這30年空間所發生的點點滴滴,交帶人造人的變更與面對的問題,讓觀眾預早備課,入場觀看發生於2049的續集時,腦海已自動 將這30年的空隙填得滿滿。

夏里遜福與賴恩高斯寧

那麼2049年的世界,又是怎樣的境況?人造人與真人類的界線愈來愈模糊,真假變得愈難愈分得清楚,即使掌權者試圖築起高牆,將兩派人種區分,但矛盾日深危機更擴大,結果迫使由賴恩高斯寧飾演的新一代銀翼殺手K,要四出尋找第一代銀翼殺手Rick Deckard,希望能聯手破解隱藏在背後的重大陰謀。

兩代銀翼殺手同台,自然是這齣延續科幻視野兼高超美學的電影最大賣點,所以Rick Deckard的角色尤為重要。雖然事過30年,找來另一名中年演員來飾演上一代銀翼殺手實屬無可厚非,但續集導演丹尼維勒納夫(Denis Villeneuve)堅持要第一集男主角夏里遜福(Harrison Ford)親身上陣,而夏里遜福的一句“Yes” 回應,實為續集增添光芒,更喚回粉絲完美的回憶。

對於能與這位人人尊敬的前輩合作,賴恩高斯寧表示獲益良多,形容從夏里遜福身上,學懂了要演好一個角色,無須千百種方法,只要用夏里遜福的方法就夠了,皆因他「早就知道怎樣去演就是最棒」,曲線去稱讚這位元祖級銀翼殺手何其專業,演技千錘百鍊。

現已上映

電影預告

 

 


 

 

0
0

留言